当前位置:峨眉山佛教网 > 佛教资讯
御赐王羲之《兰亭序》上党版:带来法兴寺的生机
作者:田秋平来源:中国新闻网点击数:3353更新时间:2011-11-29 10:29


御赐王羲之《兰亭序》上党版。(图片来源:中新网)

  山西长子县西南约20多里的山峦间,坐西向东有一处气势巍峨的古建筑群,它便是殿堂层叠、红墙碧瓦、规模宏阔之佛教圣地法兴寺。

  这里,从唐宋元明清几朝几度修葺、扩建、迁址,成为目前规模。历史悠久、佛事兴盛、典故繁衍的法兴寺,大唐初创时就谱写了一段神奇的故事,流传至今,那就是由都城长安携来的宫廷墨宝《兰亭序》对法兴寺的化缘筹资、不断扩建立下了“汗马功劳”。从此,宫廷宝物伴随法兴寺跌宕起伏1400余年,演绎出了鲜为人知的历史篇章。

  唐朝初年,一位刺史携带着唐高祖李渊御赐的四件国宝,离开都城长安,告别朱雀宏门的未央宫,一路风尘仆仆来到了潞州(今山西长治)。喧嚣的潞州城里,并没有刺史的身影,他也没有急于去就任潞州刺史这个官位,反倒虔诚地来到长子县山峦起伏、松柏叠翠的慈林山法兴寺,拜倒在佛祖的门下。由此开始,潞州法兴寺的历史与佛家、与皇家、与商家结下了难解的渊源。

  四件国宝,一是这位潞州刺史、皇帝李渊第十三子郑惠王元懿的皇家身份;二是来至佛国印度的37颗佛舍利;三是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的法帖《兰亭序》唐朝摹本;四是藏经3000卷。慈林山峦,丹河徜徉,一处寺院,芸芸众僧,在郑惠王没来此之前,仅仅是靠化缘得来的钱粮维持生计和佛事,是不好生活下去的。但自长安的四件国宝、特别是《兰亭序》在上党现身后,由此带来了叙不尽的故事,带来了法兴寺的生机。

  法兴寺在潞州历史上的影响和地位是很大的。宋天圣五年(1027年)寺内刊刻《法兴寺碑》曰:“慈林山,唐高祖第十三子郑惠王元懿为潞州刺史,于寺中造石塔,藏所赐佛舍利三十七粒,写藏经三千卷,宋祥符中,高士王景纯隐居此山,与晦禅师为莲社友,其子文康公曙生于此,后曙以给事中知潞州,寺僧赉景纯所撰碑。”康熙版《长子县志》记载:“法兴寺慈林之佛院也。在县南三十里,北魏神瑞元年(414年)建,旧名慈林寺。唐咸亨四年(673年),郑惠王元懿为潞州刺史建,浮图塄僧入霄,为邑胜概,上多巨公题咏碑记,今犹有存者。”

  寺院内所藏《兰亭序》的事一直到清初的《潞安府志》才见有知府大人叙述披露:“王右军书,系唐人摹本,在慈林山,书法绝奇,寺僧苦临拓碎,而投诸井,后得断石数片,甃于察院屋壁,为好事者取去。”从史志的记载看出,秘藏法兴寺的《兰亭序》由于其“书法绝奇”,必然是招来瘾癖书法的潞州及四面八方人士纷纷踏至这里求宝,法兴寺“求宝”的结果,一是人气大增,二是香火旺盛,三最主要的是得到《兰亭序》法帖的拓片后,孝敬法兴寺的“香火钱”就不能同往昔的“化缘”同日而语了。兰亭拓片换“香火”不能称为商人的“买卖”行为,但毕竟法兴寺的“化缘”收入大增,“香火钱”源源不断。之后,便是寺院扩建、佛殿翻新、佛祖金身、壁画彩绘、寺僧巨增。

  法兴寺所有这些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能不说是源自《兰亭序》拓片的贡献。无数年轮,寺内寺外求墨宝的人们纷纷拓来拓去,导致《兰亭序》被“寺僧苦临拓碎”。深究其因,不单单是众多的书法爱好者求购无数,最主要的是潞州刺史唐郑惠王自身鼓吹和提倡,视王羲之《兰亭序》书法为生命,终日习书不辍,影响了众多的文人骚客,其书法作品传承王羲之风格,风靡上党,成为官吏、富贾匣中宝物。功夫不负苦心人,郑惠王元懿数十年勤学苦练,更有上乘佳作刻石留迹慈林山,这在《潞安府志》中也有记载:“郑惠王石记,在慈林山,书法苍劲可观。”

  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的《兰亭序》书法原本珍藏在唐王朝皇宫数年,唐朝廷敕令当时最著名的几位书法大家欧阳询、褚逐良、虞世南等人精心临摹几幅,用于赏赐王宫贵族和手握兵权的外地方镇将军;而真迹《兰亭序》被唐太宗视为“掌上明珠”,后与李世民一同葬于乾陵,永诀于世。极受朝廷推崇的国宝,销声匿迹后,民间便开始寻《兰亭序》、觅《兰亭序》,更以能得到《兰亭序》拓本为幸事。这一年,潞州法兴寺里就发生了《兰亭序》“甃于察院屋壁,为好事者取去”的案例。

  《兰亭序》扑朔迷离“为好事者取去”后,法兴寺失去了“化缘”的极好资本,墨宝拓片换白银的“买卖”付之东流,不能不说是件憾事。

  法兴寺里的《兰亭序》失踪数百年后,清光绪《山西通志》就“失而复得”的上党本《兰亭序》作了如此的诠释:“兰亭序上党本,旧在长治县署。志略:明朝醴泉(陕西礼泉)苟好善令长治,于暑内瓦砾中得之,笔法瘦劲有神,差有定武风味,盖欧阳信本也,后有董文敏跋及苟好善跋,今在咸阳程杏牧家,建宝兰轩藏之。石尚完好,按定武名拓,稀如星凤,颖上本偶为董文敏所赏,一时并行,乃不久即为令某所毁,令人恨恨。今存于世者,有东阳何氏一百本,然粗硬少姿,识者弗取。唯此刻遒劲而有韵,度为定武派,今海内盛行,然旧拓极难得也。”

  此《山西通志》中的《兰亭序》,与法兴寺郑惠王从宫中带来的《兰亭序》,还有东阳何氏100本《兰亭序》,彼此是否同一件珍宝,不得而知。

  无论《兰亭序》在上党的收藏结果如何地坎坷、如何地不幸、如何地“巅沛流离”,人们不会忘记、历史也不会忘记《兰亭序》与法兴寺、还有郑惠王对推动上党地区的书法、佛教事业的发展所作出的贡献。

 

 

 

 

主办单位:峨眉山佛教协会|地址:四川省峨眉山市大佛禅院|邮编:614200

峨眉山佛教协会电话:0833-5590995

川公网安备 51118102000121号 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许可证:川(2022)0000028 蜀ICP备07002121号-1

您是本站第24796156 位浏览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