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贤研究
您现在的位置: 峨眉山佛教网 >> 普贤愿王 >> 普贤研究 >> 正文
《华严经》普贤行愿思想之研究
作者:杨政河    文章来源:华冈佛学学报第4期    点击数:10106    更新时间:2011-7-21


    华严经是文文契意、句句冥心、最为圆融的浩瀚教海,其广大精微,可谓为旁通融贯、互偏相资、重重无尽的事事无碍法界,这是普贤菩萨广大行愿所总汇而成的广大果德结成普贤三昧,并以此庄严 卢遮那佛的圆满果德。所以普贤菩萨所具有的大行因华,与文殊菩萨所具有的大智利剑,才能严饰菩提佛果,二者均为上首菩萨,尤其是华严经中,二者的融通隐隐,涉入重重,便形成“一真法界”无障碍解脱境界,所以举一全收是也。本文针对普贤菩萨在华严经中的重要地位之研究,尤其所发的十大愿王在树立一个崇高远大的目标,坚定其志愿。只要能依因位的大智大行,将能显示最终的德性,圆满愿海,而结归极乐净土。

    一、序言:阐述本论题的重要性

    在中国大乘佛学的发展史上,隋唐时代可说是已经达到发展的顶峰。譬如说:当时华严宗的集大成是法藏大师,而当法藏大师在少壮时代,玄奘大师却在长安从事译经工作,道宣律师在终南山弘扬四分律,善导大师正在倡导念佛法门,慧 能大师正开展顿悟的禅宗大法;而且当时又有著名的翻译大家像宝叉难陀、菩提流支、义净三藏等,形成万派竞流、百花齐放,有如春兰、秋菊一样的互相争姘;再加上密宗的金刚智、善无畏、不空的相继东来,顿成壮阔奇观,可谓为中国大乘佛教的黄金时代。

    不过如果要谈大乘佛学的精要,大略可以概括为三项:第一、扩大空性,遍于诸法;第二、了知真如,证悟实际理谛;第三、发大菩提心,勤修利他,以圆满大悲心。在这三种精要中,其实这不外乎是自觉觉他、自利利他,以达觉行圆满而成无上菩提,进而还可绍隆佛种。然而在这万派竞流的大乘佛法中,我们发现华严经里面所含摄的意境或理路,是最为圆融,最为透彻,可谓为文文契意,句句冥心,因此便能深受中国的佛学者与哲学者所珍爱。因为在浩瀚的教海中,该经是开显如来秘密境界,其广大精微可说是“言一令万,字包千训”,处处都在彰显一多无碍、大小相融、互遍相资、旁通融贯、物物圆成,重重无尽的事事无碍法界的绰论。这是由于圆证性相融通,赅摄万德,悟入真常绝对的境界,开显无漏庄严功德。

    当然,在大乘佛学中,尤其最为切要的还是在于“行解并进”,因为如果只知解理而不去修行,就犹如有目而无足,是无法行走的,所以目足要能并用,就好像唯有从修行中才能取得实际的受用。如果只是专讲而不去修行,就好像说食数宝,其结果是“终日数他宝,自无半分毫”。可是我们一谈到修行,就必须要具备“见地”、“修证”与“行愿”三部份。

    所谓“见地”,就是对于“佛理”的参究、解证 。一般人所以在修行的工夫上做不好,就是因为佛理不通,这就好像儒家所说的要想获得诚意、正心、修身,就必须先要透过格物、穷理、致知一样。因此凡是对于修行有关的学问,都应该要给予透澈的认识。所以对于见地一项,简单地说,就是对于佛理的确实认识。而且见地一定要正,所谓做得正,行得正,也就是正知正见。譬如在佛果位上的镜智圆明,本识清净,那么便可以证穷法界里面的一切性相,则一念心中便可以遍缘事理。

    其次谈到“修证”,所谓“修证”,就是要如实的知理、识理,才能如法去奉行,这就是知行合一的一种表现。它是属于从事上去磨练的功夫,以使得理事获得配合,然后才能从实际心地中去作次第验证的工夫,以达到去除惑障,显发真智的境界。当然在修证方面,最根本的便是修习禅定。对于修定方面,可以说是佛法与外道的共法,不过诸佛常在定中,澄洁清净,思虑迥脱,如有机缘招感,则如尘影映入水中,自然幻现印象。至于佛法所不共外道的是慧,因为佛通一切智、道种智,一切种智,他能贯彻万法因缘理事,而通达于一切诸法无不圆融于一体。这便是王阳明先生所说:“知之至极处便是行,行之笃实处便是知。”所以佛教就在能依教奉行,必会有豁然贯通的一日。可见知行合一始可获得真智慧。

    至于谈到“行愿”,这是由修行者所发出来的甚深坚固的大菩提心愿。倘若我们就大乘菩萨的六度万行来看,一言以蔽之,就是以行愿为主,并以修证与见地为辅。所以省庵大师在“发菩提心文”中就说:“尝闻入道要门,发心为首,修行急务,立愿居先。愿立,则众生可度;心发,则佛道堪成。苟不发广大心,立坚固愿,则纵经尘劫,依然还在轮回,虽有修行,总是徒劳辛苦。”因此要想圆满成就佛果,就必须由深心发愿,广度有情众生。诸佛随顺机感现身说法,旨在利生,当然其循循善诱,就是为了避免众生迂回而滞事功,早满其行愿。其实就以三者来说,应该是互为因果,因为行愿未到,是因为对佛理的认识不够透彻所致;所谓有是理,必具有是事。同样有是事,必具有是理。理由事显,事依理成,事理能无碍,才能事事无碍。因此有人便认为知其事不明其理,是智慧不足;知其理而不了解其事,是经验不够,或者是修证不到。然而一切的行愿当中,尤以普贤菩萨的行愿最为广大,而且是最具有圆顿妙行的弘愿,这是本文要阐述此一论题的主要目的。

    然而在华严经的最后一品经——“普贤行愿品”,这品经,其实并不是佛陀所亲口宣说的,而是当释迦牟尼佛在海印三昧中所彰显的诸种甚深微妙的法门之后,普贤菩萨便深深地觉得对佛陀所实际修行的法门,实在是太尊贵、太圆融、太微妙了,于是他便在佛陀的感召之下,代佛宣扬佛理,讴歌称叹佛陀的功德是无量无边。于是他便告诸菩萨大众说:“如来功德,假使十方一切诸佛,经不可说不可说佛刹极微尘数劫相续演说,不可穷尽,若欲成就此功德门,应修十种广大行愿。”对于这十种广大行愿,其实就是成就如来功德的法门,而普贤菩萨所以要提出这十大行愿,就是盼望后进的学佛众生,都能拳拳服膺,时时奉行。因为“行”是属于实践方面,而“愿”是属于理想方面,如果只有行而没有愿,那么不论你如何勤行,其结果总是浮泛而无所归宿;同样的,如果只有愿而没有行,那么不论你发怎么样的大愿,结果仍然是陷于空谈而无法实现,所以在佛法领域必须行愿相资,才能造就善果,获取广大福德智慧,进而证得无上正等正觉的圆满菩提。

    更进一步说,普贤行愿品是华严经“入法界品”中的最后一卷经,“入法界品”是阐述善财童子的求道记,俗称善财童子五十三参。因为当文殊菩萨在福城东边的婆罗中大塔庙处,讲述普照法界时,就是以善财童子为上首,当他深受了文殊菩萨的教诲之后,便恭敬作礼,很诚恳地请问法要,因而顿悟初心。虽然他获得了根本智,可是对于差别智尚未达到圆融无碍之境,不知道到底应该如何去修菩萨行,他就请教文殊菩萨。文殊菩萨就开导他,应该发心到各地方去参访善知识,而且要很虚心的跟他们去学习与讨教。

    于是善财童子就开始南行,翻山越岭去到各处行脚游学,经过了一百一十余城,访问了五十三位大善知识;最后他见到了大庄严园的 卢遮那楼阁,遇见弥勒菩萨从他方来。弹指一声,楼阁门开了。善财便随即进入,看见一一楼阁中,具有一切诸妙楼阁,一一楼阁中,皆有弥勒菩萨,一一菩萨前,皆有善财,一一善财,皆悉合掌回顾。一善财之身,遍入一切善财身内,一切善财身,皆摄归一善财身内,互遍互融,互摄互入,如灯镜交光,重重无尽。善财童子当下便证得一切境界庄严藏解脱门,并且能够领略了无边无际的所谓“一真法界”无障碍的自在境界。

    然后弥勒菩萨再嘱咐他,还要回到文殊菩萨那里去请问应该如何修学菩萨行。文殊菩萨对于他的见地、修证一一印证之后,然后告诉他说:你的法解部份已经普周,可是行愿方面尚未圆满。因此你必须还要到普贤菩萨那里去修学普贤行愿法门。于是善财童子便来到普贤菩萨那里,去接受普贤菩萨的教诲。这可以说是华严经的一个最后总结。

    所以道源长老在讲经时就说:普贤行愿品是全部华严经的提要,倘若没有此品,那么研究华严经的学者,将不容易获得其纲要;而且在行愿品中,又能够摄受那些尚未成熟而且具有圆顿大根的众生,如果没有此品,那么摄机一定不广,如此华严的圆教法门也就很难称其为圆教了。另外一点是最为重要的,就是行愿品是以十大愿王来导归极乐,倘若没有此品,那么末法时代的众生,便没有办法“同登华藏玄门,共入 卢性海”(注1)。真是字字珠玑,语语精辟。由此可知,普贤十大行愿确实是极为重要。

 

[1] [2] [3] [4] [5] [6]  下一页

峨眉山佛教网 主办单位:峨眉山佛教协会 | 地址:四川省峨眉山市大佛禅院 | 邮编:614200 | 电子邮箱:emsfjw@163.com | 电话:0833-5545111 | 传真:0833-5545000
峨眉山佛教协会电话:0833-5590995 | 在线联系方式:联系网站管理员QQ(1026874116)
川公网安备 51118102000121号  蜀ICP备07002121号-1
您是本站第 位浏览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