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门龙象
您现在的位置: 峨眉山佛教网 >> 人间佛教 >> 法门龙象 >> 正文
净宗静蔼法师传奇
作者:中国佛教…    文章来源:中国佛教净土网    点击数:4670    更新时间:2012-7-16


    静蔼法师,俗姓郑,南北朝时代北周国荥(xing音形)阳人。他少年时游览寺院,看到描绘地狱种种苦刑的壁画,毛骨悚然,顿生出家之心,随即到瓦棺寺,在和禅师座下归依三宝。17岁,受具足戒,从此严持戒律,广学经论。修慈三昧,丝棉皮革都不用,一生以脆布为衣。北周武帝将欲灭除佛法时,他亲自到宫阙之外上表申诉,当面抗旨。因国主不听,他便率领门人弟子,进入终南山深处,隐居修道。后又悄悄移居太一山锡谷中,身披丧服,暗中宏扬大乘。著有多种著作,藏于岩洞之中。

   静蔼悲悼佛陀伟大的佛法已经沦落荒废,因此告诉弟子们说:“既然无益于这个世间,我准备要舍弃身命,往生极乐世界。”一天,他来到一座山峰,让侍者下山,嘱咐他明天早来。于是法师跏趺坐于盘石上,用刀自割已肉,一段一段放在石头上,把肠子挂在松枝上,心肝五藏都清晰可见。筋肉手足头面,都割成一块一块的,最后割下心脏,捧在手中而卒。这天正是北周宣政元年7月16日,法师45岁。侍者第二天早晨上山,见法师合掌捧心,面向西方,跏趺而坐,与他昨日离开时一样。尸体没有血迹,只有白色的象乳汁一样的液体四处流溢,凝结于石头之上,又看到用手书写的偈颂遗留在石壁之上。其文章曰:

  诸位有缘人,无论是在家出家、男子女人,皆应当要好好安住自心,在佛法中不要生起退转的念头,若生退转之心者,则将失去种种善根利益。我以三种因缘要提早舍此身命。第一个是,我觉悟到此身有无量无边过患的缘故。第二是,我无能护持佛法的缘故。第三则是,我想要速得见佛的缘故。’

  其偈颂曰:无益的色身,不但浊恶不净,而且又烦恼人们去为他奔波劳役。因此我解剖身形将它铺于枯石之上,毁损身体而将它散挂在山岩的松树枝头。无论天、人、阿修罗、山神树神,那些有心追求佛道的人,见到我舍身命的人,祈愿让这一些众生,凡是见到我骨骸的,其无明烦恼的大船,皆能覆没消失。愿令众生,凡是听闻到我舍身命的人,天耳神通皆能成就,菩提正觉究竟圆满。愿令众生,忆念我时,具足一切禅定念力,多闻智慧总持佛法。我此报身一旦消灭,则色身四大分散凋零,清澈泉水和幽深山林之间,我曾往来的小径,不久就会埋没了踪迹,原本就寂静的山洞石室,则更将无声无息不见人烟。愿把我色身普遍地布施给一切禽兽,乃至昆虫,凡是食我肉、饮我血的一切众生,皆能善根充满、福慧具足。愿我未来,速成无上正等正觉,身心自在,普遍十方超拔济度一切有情。

  诸有缘人应当觉悟,我们所拥有的这个色身,本来就不清净。身体的下半身,是个屎尿充满的皮囊,九孔常常流出不净之物,就如同残破漏水的水塘堤防。此身令人厌恶,臭恶得令人不敢瞻视观察,此身是由一层薄皮包藏著脓血,尘垢染污弥漫涂满了全身上下。此身恶臭污秽,犹如死狗的尸体。此身是由六根六尘虚妄和合而成,而不是从其他的鬼神梵天创造而产生。应当观察这个恶臭的身躯,终究是被无常所囚困系缚,不得自由,无论进退来去行住坐卧,都总是不免遭受无常之苦。死亡之后如果遇到蝼蚁昆虫,则此身难保。凡是执著身命的人,此生必无所得,终究失去一切。命终之后,不免为狐狸野狼撕裂吞食,终归化成腐肉虫蛆

  无论天人男女、好丑贵贱,必定为死神之火所焚烧,暂时见到的一切容色相貌,都是如电光火石般,刹那幻灭了不可得。死亡侵扰了所有一切的众生,是种种怨苦中最令人怨苦的。因此我视此身如仇敌,誓愿断除这个生死的根源。此身无可爱乐,具足种种烦恼,就如同充满毒蛇的箱子,是由地水火风四大假合虚幻地围绕而成,百千病苦居于其中交缠困扰。凡是有三界形色执著的众生,终究必定众苦聚集。色身是老病死亡的痛苦深渊,身心之中具足了一切的火热烦恼,有种种无量的过失缺陷。

  此身本来就没有我可主宰,因为一切都是业力的支配、不能自在如意,在本无实体的情况下,众生却颠倒计度妄想执著有一个我的存在。这个虚幻无我的色身,就是凡夫自以为可以自做主宰的“我”,而坚执贪恋不舍的。由于众生久远劫来无明迷惑、颠倒妄想的缘故,因此而隐藏了本来具足一切善法功德的清净自心。虽然自以为在长养色身,却不知道它早就如同死尸一般毫无可乐。无量劫来我们早已弃舍转换过百千万亿不净的色身,所流的血、所饮的乳,就如同大海一样浩瀚无边。过去死去的尸骨堆积起来,有如须弥山那么高,而将来要受的生死,更是几倍于以往所曾遭遇的痛苦。生死轮回当中,根本毫无所谓的利益可言,只是徒劳地蒙受艰难辛苦而已。

  我对众生既没有丝毫帮助,对佛法的衰微又于事无补,因此忍痛舍弃布施色身,希望舍身的功德能无量无边,以期能够誓不退转于佛道,永远出离于四生的苦痛深渊。当我舍此污秽浊恶的身形之后,期愿能够往生西方极乐净土,于一念间莲华盛开,化生于阿弥陀佛面前。速得亲见十方诸佛诸大菩萨贤圣海众,永远辞别三途之中无量的苦难,于佛的菩提正道决定得不退转。即刻获得五种神通,自由自在飞行无碍,于宝树间饱餐正法,究竟证得无生法忍。既能悟入清净法身的解脱自在,同时又能不失大悲心,不断灭舍弃三界的众生,以消灭魔道护持正法为首要目标。速得超登于十地菩萨的福慧圆满,神通变化无有边际,德行具足四无所畏,号称如来大觉法王。

  期愿舍弃此身之后,早得令此身心自在,既得法身清净自在,更回入种种六道众生之中,随顺因缘地在能够利益有情之处,护持佛法救度众生。大众应当要知道,世间所有的业缘终归灭尽,一切有为的造作亦复如是,就如同梦幻泡影般地刹那幻灭。三界之内悉皆无常,时时令我们不得自在。一切的众生,无论是他杀或自己死亡,终究还是归于三界轮回的无常法里,这是有智慧的人所不乐于居处的地方,大家应当常常如是思惟。一切的因缘既然合会聚集如此,所以我的业缘也当灭尽于今日。

 

  附原文:

  北周静蔼 静蔼,姓郑,荥阳人。少游寺,观地狱变相,悚然求出家,遂往瓦棺寺,依和禅师。年十七,受具戒,严护律仪。通贯经认纤大慈门。绘纩皮革,一无践服,惟履毳布终其身。周武帝将灭法,蔼诣阙上表理诉,面抗上旨。既不见用,乃携其门人,入终南山居焉。后又潜遁太一山锡谷中,躬被斩衰,潜阐大乘,多诸撰述,藏岩洞中。悼大法沦废,谓弟子曰,吾无益于世,将事舍身。一日,独据别岩,令侍者下山,明日当早至。蔼乃趺坐盘石,自割身肉,段段布于石上。引肠挂于松枝,五脏皆外见。筋肉手足头面,脔析都尽。以刀割心,捧之而卒。时宣政元年七月十六日也。年四十有五。侍人明晨至,犹见合掌捧心,西向跏坐如初。骸无遗血,但白乳滂流,凝于石上。又见手书遗偈,在于石壁。其文云:

  诸有缘者,在家出家,若男若女,皆悉好住,于佛法中,莫生退转。若退转者,即失善利。吾以三因缘,舍此身命。一见身多过,二不能护法,三欲速见佛。

  偈云:

无益之身,恶烦人功。解形穷石,散体岩松。
天人修罗,山神树神,有求道者,观我舍身。
愿令众生,见我骸骨,烦恼大船,皆为覆没。
愿令众生,闻我舍命,天耳成就,菩提究竟。
愿令众生,忆念我时,具足念力,多闻总持。
此报一罢,四大凋零,泉林径绝,岩室无声。
普施禽兽,乃至昆虫,食肉饮血,善根内充。
愿我未来,速成善逝,身心自在,要相拔济。
此身不净,底下屎囊,九孔常流,如漏堤塘。
此身可恶,不可瞻观,薄皮裹血,垢污涂漫。
此身臭秽,犹如死狗,六六合成,不从他有。
观此臭身,无常所囚,进退无免,会遇蚁蝼。
此身难保,有命必输,狐狼所啖,终成虫蛆。
天人男女,好丑贵贱,死火所烧,暂见如电。
死法侵人,怨中之怨,吾以为仇,誓断根原。
此身无乐,毒蛇之箧,四大围绕,百病交涉。
有名苦聚,老病死薮,身心热恼,多诸过咎。
此身无我,以不自在,无实横计,凡夫所宰。
久远迷惑,妄倒所使,丧失善根,畜生同死。
弃舍百千,血乳成海,骨积太山,当来兼倍。
未曾为利,虚受勤苦,众生无益,于法无补。
忍痛舍施,功用无边,誓不退转,出离四渊。
舍此秽形,愿生净土,一念华开,弥陀佛所。
速见十方,诸佛圣贤,长辞三途,正道决定。
报得五通,自在飞行,宝树餐法,证大无生。
法身自在,不断三有,殄除魔道,护法为首。
十地满足,神化无方,德备四胜,号称法王。

  愿舍此身已,早令身自在。法身自在已,在在诸趣中,随有利益处,护法救众生。又复业应尽,有为法皆然。三界皆无常,时来不自在。他杀及自死,终归如是处。智者气温乐,应当如是思。众缘既运凑,业尽于今日。(续高僧传)

 

 


 

峨眉山佛教网 主办单位:峨眉山佛教协会 | 地址:四川省峨眉山市大佛禅院 | 邮编:614200 | 电子邮箱:emsfjw@163.com | 电话:0833-5545111 | 传真:0833-5545000
峨眉山佛教协会电话:0833-5590995
川公网安备 51118102000121号  蜀ICP备07002121号-1
您是本站第 位浏览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