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佛入门
您现在的位置: 峨眉山佛教网 >> 人间佛教 >> 学佛入门 >> 正文
佛教的人生观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蜀中净土网    点击数:3999    更新时间:2008-7-14

 


一 人生问题的意义


人生观,是我对于人生的价值、意义,和个人立身处世的态度的一种看法或见解。

谚云:“人心不同,各如其面。”由于各人的环境感受的不同,所以对人生的见解亦各异。

譬如说,有人认为人生快乐,有人认为人生痛苦。有人积极进取,有人消极悲观。这些,究竟孰是孰非呢?我们是及时行乐,尽情享受呢?还是悲观厌世,追求解脱?我们是努力进取,发奋创造呢?还是凭天由命,得过且过? 

再进一步说,生命由何而来,往何而去?生命的价值何在?意义又何在?难道说一个人竟是无缘无故的生到世间,昏昏昧昧的度过一生,然后三寸气绝,一切断灭吗?

生命如果当真如此,则生命还有什么意义?人生如果仅只为了享受,或终生充满痛苦,则生命还有什么价值?

关于这些,多少思想家、哲学家、宗教家,都想找出一个答案,然而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,并且都还没有说出它的究竟来。

进化论者说,人是猿猴进化而来的。高级动物既是低级动物进化而来,也就难怪唯物论者要高呼优胜劣败,适者生存,因而导致出人类斗争杀伐的悲剧了。

某些宗教家说:人是上帝创造的。人的生命若是上帝创造,人的穷达祸福若是由上帝或其他神祗主宰,则个人的行为意志尚有什么价值?

早在释迦牟尼世尊住世之时,印度的思想界有所谓外道六十二见--外道对人生问题的六十二种见解,我们来看看最著名的几位大师,他们对人生问题的看法:


一、富阑那迦叶--他是一位怀疑论者,他以为人生的善恶,并没有一定的标准,不过因社会习惯而来。因此,社会习惯所谓善恶,未必就是真善恶,所以为善为恶不应有业报。


二、末伽梨拘舍罗--他是主张宿命论者,他以为人的行为及命运,皆受自然法则所支配,非人力所可如何。所以人若求解脱,只有听其自然,到了命中注定该解脱的时候,自然就会解脱。因此他主张一切听于命运。


三、阿夷多翅舍钦婆罗--这是一位古代的唯物论者,他主张人生由四大棗地水火风四种物质构成。物质之外,便无生命。人死之后,一切断灭。所以他主张人应追求目前的享受,而排斥一切伦理道德。


四、浮陀迦旃延--他主张心物二元不灭论,他说人生由七种要素棗地水火风苦乐生命棗合成,生死仅为七要素集合离散现象,七要素本身并不因此而有生灭。


这些见解,或为无因论,或为断灭论,皆有所偏,而非中道。

千古以来,能说出我人的生死由来,人生的价值意义的,只有释迦牟尼世尊。他以至高无上的智慧,洞见三界有情的因果,六道轮回的真相。

把宇宙人生之迷,作了个圆满的解答。世尊对人生问题作何解释呢?这应先自人的生死由来说起。


二 佛性与妄心


释迦牟尼世尊于菩提树下睹明星悟道之际,世尊云:“奇哉奇哉,一切众生,皆具如来智慧德相,但因妄想执着,不能证得,若离妄想,一切智,自然智,即得现前。”

世尊说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,这智慧德相是什么呢?原来智慧德相,就是万德万能的佛性。

佛性又称真如、自性、常住佛性、妙真如性、真如实相等。名称虽然不同,实际上是一个东西,它就是我们各人原具的本性。

这种本性,本来就具足万德万能。它灵明洞彻,湛寂常恒,在圣不增,在凡不减,与佛无二,但由于无始以来,被妄想执着掩蔽了本体,使具足的德性不能显现。

这好比一面光明的镜子,蒙上了尘垢,盖没了镜体固有舀勺光明。不过镜面虽蒙尘垢,而其原具的光明并没有损减,一旦揩去尘垢,光明依然可以显现。

人的本性也是如此,本性原来灵明洞彻,万德万能,但因妄想执着,以致起惑造业,轮回六道。

这种妄想执着又称无明,无明梵语尾尔,意思是指暗钝之心。暗钝之心并非指我人的肉团心,而是指我人感受、思惟分别、认识、对境攀缘的妄心。

事实上。佛性与妄心,智慧德相与妄想执着,原本不是两样东西,但因有了真妄、动静、明暗的不同,所以就有了佛性和妄心的分别。

性譬如水,心譬如波,水是静态,水静则明朗;波是动相,波动则昏乱。水是体,体则真实不变;波是相,相则虚幻生灭。这其中虽有动静明暗真妄之别,但在本质上仍是不二的。

灵明洞彻,湛寂常恒的本性,只因妄想执着,成为妄心。

这妄心,就它的暗钝来说,叫做无明;就它的能障覆自性来说,叫做业障;就它的熏习缠缚来说,叫做习气;就它的动扰不安来说,叫做烦恼。

总之,无明、业障、习气、烦恼,都是虚妄生灭幻化,不实的东西。

关于妄心的作用,大乘义章中有一段说明:“凡夫迷实之心,起诸法相,执相施名,依名取相,所取不实,故曰妄想。”

这就是说,我们万德万能,灵明洞彻的本性,因为妄想执着,而幻生起一种不明的幻觉棗无朝,这种无明与本来圆明朗照,湛然常住的本性和合起来,相续相牵,熏习不已,便成了阿赖耶识。

因此,就使我们原始清静纯真的本性,变成了染净交参的识,这识再因妄想而起概念---佛法上称为阿赖耶识中的见分。

再因这妄想概念,而幻现一种对象的境界---佛法上称为阿赖耶识中的相分---这样一来,使我们本来灵明洞彻的本性,就因无明,而发生变化。

好比澄清的水因微风而起了波纹---幻相,这时,本性已因无明的污染而成识,此识中又有了两种分别,一者是由心所生的境---幻想,又称相分;一者是缘其幻相的见照作用---见分。

有了相分见分的幻觉后,接着又起了一种错觉---末那识的生产。

末那识不知道相分见分同是本性的幻影,因而执着见分为我---我之能见;执着相分为我所---我之所见。

如是执着不已,攀缘不息,由这个错觉的我而攀缘,分别,取舍我所有的一切事物---我所爱,我所憎,我所好,我所恶。

于是由此中更产生了一种虚妄的想像---意识。意识出现之后,喧宾夺主,不但代有了本性的地位,并把阿赖耶识和未那识也置之脑后。

它成了人生---其他有情亦然---的主宰,好其所好,恶其所恶,去胡作乱为。同时,意识尚有一批助手---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五识。

藉着这批助手的力量,贪图五欲---财、色、名、食、睡的快乐,而有贪、嗔、痴、慢、疑诸烦恼。由此而造下无量善恶之业。

但意识是妄想执着而有,本来幻化不实,当人生四大分离---死亡之际,意识随之散灭,只留下一个生死流转的根本---阿赖耶识去承受那因善恶之业所招致的果报。

阿赖耶识,何以是因业受报的根本呢?


三 阿赖耶识


大乘佛法的法相宗中,把我人这一颗对境攀缘的妄心,分析为八个识,这八识,是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、未那、阿赖耶。八识中的前六识,系自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,六根而发生。

六识中的前五识棗眼耳鼻舌身五识,只能了知自己界限以内的东西,不能代表别种识发生作用。而第六意识,则是由前五识所引,助他们发生作用的。

譬如眼之见色,只能了知是色。至于这色是黑是白,则有于意识的分别计度。耳之听音,只能了知是音,音之含意也赖于意识的分别计度。

所以前五识中有一识起作用,意识便同时俱起。此外,意识尚能对内外之境,不分有形无形,及过去现在未来三世,有比知、推测的作用。

因此,迷悟升沉之业,皆由意识而作。现在心理学上,即研究到此前六识为止。但在大乘佛法上的分析,尚有七、八二识---末那识和阿赖耶识的存在。

第七末那识,译为意,但因恐与意识相混,故保留末那的译音。

末那识的作用,是执定阿赖耶识中的见分为我,而恒审思量之,所以它的特点,是“执我”和“思量”,因为执我,所以与我痴(因无明故,不自知我相的真理曰痴),我见(执五蕴假合的我为真我),我慢(因我见而有居傲自高的心理),我爱(于所执我而生之贪爱)这四种烦恼相应不离。

末那识属于潜意识的范围,它本身并不造作善恶之业,但因它执着自我这一个念头,所以就成为一切众生自私自利的根源。

末那识所执着的我是什么呢?就是八识中最后一个阿赖耶识。

阿赖耶识又名藏识,它是本性与妄心的和合体,也是无始以来,生死流转的根本。此识含有生灭,及不生不灭二义;不生不灭者,是觉,是真如,是本性;生灭者是不觉,是妄心。

梵语阿赖耶,意为无没,我国译为藏识。称无没者,是因它历劫生死流转,永远不灭坏;译为藏识者,因它有能藏、所藏、执藏三义,是一切业力棗善恶种子寄托的所在。

一切众生,每有起心动念,或发为语言行为,都会造成一个业种,这种子在未结果受报之前,都熏习寄藏在此识中,所以有能藏义。

前七识的心、心所法,是能熏能缘,每八识是前七识的所熏所缘,故有所藏义。

第七识恒执定此识中的见分为我,而为它所爱,所以有我爱执藏义。

在八识生起的顺序上说,此识最先生起。为诸识之首;但若由末归本则言,则排居第八。此识为识之总体,亦为一切善恶业力之所牵引,在六道中再去投生受报。

众生死亡前七识虽灭,但它们的功能仍存在于第八识中,所以受生之后,依然又起惑造业,使业种继续积存,因此阿赖耶识常就在六道中生死流转,永无出头的一天了。 

阿赖耶识如何生死流转呢?这要从佛法上的十二缘起观说起。


四 十二缘起的生命观


十二缘起,又称十二因缘,亦称十二有支,这是依因果法则,以开示有情生命三世相续的真相。

十二缘起,是无明缘行、行缘识,识缘名色、名色缘六入、六入缘触、触缘受、受缘爱、爱缘取、取缘有、有缘生、生缘老、死。

这其中,无明是过去之惑,行是过去之业,由识至受五支是现在苦果。爱,取二支是现在之惑,有是现在之业,生和老死是未来的苦果。

这样由惑造业,由业受苦,由苦而复惑,因惑复造业,复受苦,就是有情生命流转的恶性循环。在这循环中因业受苦的根本,就是上节所说阿赖耶识。

生命的来源,由于无始以来本性生因染成识,因妄想执着造作之业力寄托于识中,此识复受业力支配,在六道中轮回升沉。

因此,我们可以在此说出生命的奥秘那就是,生命的根本,是阿赖耶识---也就是俗称的灵魂。

生命自六道而来,复往六道而去--事实上也无所谓来去,只是这个识,受着业力的牵引,在这六类众生的生命之流里,扮演着各种不同的角色。一旦因缘会合,生入人道,那就是成了五蕴和合的我。

其中,识与名色结合的生命,并不一定就是人,不过三界六道,以人为中心,所以我们在讨论生命问题时,亦假设以人为对象。

假设说,神识以过去业力之因,生入人道,那么在十二因缘的现在果报上说,就是倒识入胎,与父精母卵结合而成生命。

此生命发育至六根具备,出生人间,渐次成长,由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六根对色、声、香、味、触、法六尘的感触,而有苦乐的感受。这便是十二因缘中的识、名色、六入、触、受五支。

有了若乐的感受,就会躲避痛苦,追求快乐,此不独于人,动物皆然。既然追求快乐,自然就会贪爱---贪财爱色,争名夺利。

然而过分扩张自己,就难免不影响别人。少数人快乐,多数人难免痛苦,痛苦的人为了求得快乐,又不免再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---当然,人群中也有舍己为人的仁人志士,克己安份的善良人民。

但人的行为不管是善是恶,起心动念,皆是业种。这业种印入藏识---阿赖耶识中,以业的善恶,支配未来的生命---善者超升,恶者沉沦,一切皆由自己造作,没有什么上帝和神祗支配。以上是十二缘起中现在三因的爱、取、有三支。

未来之果呢?则由现在之业因,再去受生,再去受报,再作业,再受果,仍然在生命之流里,延续无尽。


五 业与轮回


业的梵语是羯磨,为造作之义,我人在思想上,或因思想发之于身体语言的善恶诸造作,俱名为业。

佛经《俱舍论》中说:“思及思所作,思即是意业,所作谓身语。” 

《中阿含经》中说:“思业与思已业”。思业即是意业,思已业即由思而发之于身语的动作。这三者,合称为身、语、意三业。

业有善、恶、无记三性。善业能招致乐果,恶业能招致苦果,无记业既不是善又不是恶,故不感果。

身、口、意三业,能感果的是善恶二性,这三业善恶的内容如下:


十善业

身业:放生、布施、净业。

语业:诚实语、质直语、柔软语、和诤语。

意业:不净观、慈悲观、因缘观。

十恶业

身业:杀生、偷盗、邪淫。

语业:妄言、绮语、两舌、恶口。

意业:贪欲、瞋恚、邪见。

以上身口意三业,以意业为主。身语二者,皆受意之支配。盖在意念上若无贪嗔痴之意念,行为上则不至有杀盗淫之恶行也。

关于业,使人颇难于了解,它无形无相,无质无量;但起心动念,皆成业种,且又永不磨灭,恒久存在,遇缘则起现行。

我们如果勉强作一个比方,不妨说是我人意识里的印象。我人每有起心动念,以及语言行为,不拘是善是恶,意识中必留一印象---这就是业种印入八识田中,八识田,就是第八识阿赖耶识。

我人身心行为给意识中留下的印象虽然有深有浅,但并不因时间的久暂而磨灭。对于某一事物,印象深刻者,固然终身难忘,且每因对此事之印象而影响及我人的心理及行 为,

但即使印象至浅至微者,也将永久存留于意识中。现在心理学解释梦是潜意识的活动。在我人意识上已不复记忆存在之事物,而在潜意识中仍然存在,这固然证明印象不灭,同时也表示业力亦是不灭的。

我国大学者梁启超先生,在《佛陀时代及原始佛教教理纲要》一文中,对于“业”有一段颇为详尽的解释今摘录如下,以助我们对业的了解:

“业梵名Karma,音译为‘羯磨’。用现在话来解释大约是各人凭自己的意志力不断的活动,活动反应的结果,造成自己的性格,这性格又成为将来活动的根底,支配自己的命运。仅就支配命运那一点说,名曰业果或业报。业是永远不灭的,除非业尽——意志停止活动。活动若转一个方向,业便也转个方向而存在。业果业报决非以一期生命之死亡而终了,死亡不过是“色身”(物质所构成的身体)循物理的法则而聚散。生命并不是纯物质的,所以各人造业,并不因物质身体之死亡而消灭。死亡之后,业力会自己驱引自己换一个别的方向别的形式,又形成一个新生命,这种转换状态名曰轮回。懂得轮回的道理,便可以证明业力不灭的原则。

“业的形相究竟怎么样呢?诸君听见过那些收藏宜兴茶壶的人的话吗?茶壶越旧越好,旧茶壶而向来所泡都是好茶则更好,为什么呢?每多泡一次茶,那壶的内容便发生一次变化,茶吃完了,茶叶倒去了,洗得干干净净,表面看来什么都没有,然而茶的‘精’渍的壶内。 第二次再泡新茶,前次渍下的茶精便起一番作用,能令茶味更好。如此泡过二次三次乃至几千次,每次渍一点,每次渍一点,久而久之,便不放茶叶,拿开水冲进去,不到一会,居然有色有味,可以当茶喝。从前打过猎的人,看见猎枪会手痒;浸迷于跳舞的人,听到音乐声脚底发痒。没有玩过打猎跳舞的人,就没有这个感觉,这就可以说明业的存在,和遇到现境所起的作用。

业力并不因肉体的死亡而消灭,肉体死亡之后,业力寄托于阿赖耶识中,此识复受业力的支配,再与物质结合另形成一新生命。但另形成的新生命是人是畜,是飞禽还是虫蚁,阿赖耶识本身不能自主,全受业力的牵引。佛经上说业力牵引阿赖耶识的情形是“譬如讨债,强者先牵。”那就是说那一方面的业力最重,就偏坠到那一方面去。

三界有情,因迷惑而造业,因造业而受苦,因受苦复迷惑,这惑、业、苦三者,就形成了恶性循环。但因惑断造之业有善恶轻重之分,因之其获得的果报亦有六道中苦乐之别。业识在六道中生此死彼,生彼死此,就叫六道轮回。

所谓六道,是天道、人道、阿修罗道、畜生道、饿鬼道、地狱道。前三者称三善道,后三者称三恶道。

其中天道福报最厚,乐多苦少,系修上品十善所感之果。人道苦乐参半,系修中品十善所感之果。阿修罗道福报如天,而瞋恚心重,斗争不止,系修下品十善所感之果。

下三道之畜生道,愚痴无知,吞噬虐杀,系造下品十恶所感之果。饿鬼道常受饥饿,故曰饿鬼,其痛苦甚于畜生,是造中品十恶所感之果。最下者为地狱道,系造上品十恶,召此极端痛苦的果报。

然在此六道之中,各道中的苦乐福报亦繁殊万端。如人之有富贵贫贱,穷达寿夭。畜之有飞禽走兽,虫蚁鱼虾。鬼道中有无财、少财、多财诸类。天道中分欲界、色界、无色界诸天,总之皆是业力之所召感,善升恶坠,理所固然也!


六 佛教的人生观


在明白了我人本具的佛性,和因妄想执着而起的妄心,认识了生死流传的根本——阿赖耶识,和支配此识的力量——业力。了解了十二因缘、三世因果、六道轮回之后,再来看生命的价值和意义,及我人立身处世的态度,这样就有了一个准则——那就是以佛性,以阿赖耶识,以业力,以因果诸立场,来衡量人生的价值和意义,就是佛教的人生观。

第一,我们自因果的立场来看人生:因果,具足应说是因缘果报。这是宇宙万有,生灭变异的基本法则,这法则的特点,是果由因生,事待理成。所造之因,必有所结之果;所结之果,说必有所造之因。谚云:“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。”种何因,得何果,这在因果法则上是丝毫不爽的。

人生的因果,有善恶两面,种善因获乐果,种恶因获苦果,因果通于三世,有因必将有果,所谓“欲问过去因,现在受者是,欲知未来果,现在作者是。”我们现在的境遇美满,固不必踌躇满志,我们现在的境遇困苦,也无须怨天尤人 由于过去的善因使我们现在境遇美满,现在若不续种善因,未来必然困苦,由于过去的恶因使我们现在境遇困苦,现在若能努力向善,未来的境遇也必将改善。所谓鉴因知果,明乎此,对于我们立身处世的态度,就可以思过半矣!

第二,自业力方面的立场来看人生:世界的美丑,人生的苦乐,皆由众生的业力所招致。前者是由于众生的共业,后者是由于个人的别业。所谓业力,也就是过去行为的结果。我人有身、口、意三业,这三业,可以为恶,亦可以为善。言恶者,意念上的贪欲、嗔恚、邪见;行为上的杀生、偷盗、邪淫;语言上的妄言、绮语、两舌、恶口。为善者,意念上的不净观、慈悲观、因缘观;行为上的放生、布施、净行;语言上的诚实语、质直语、柔软语、和诤语。而这些善恶之业,也就在我人一念之间的差别。所以,如何净化我们的意识,创造我们未来生命的 环境,这是我们人生努力的目标。

第三,自阿赖耶识的立场来看人生,阿赖耶识是生命的根本,万法的本源。它是本性与妄心的和合体,含有净染两面。在无始以来,它在六道中生灭相续,永无止境。它的本体,虽因污染而长在六道,但若净化亦可超登圣域;由此观之,使我们知道我们肉体的躯壳虽然 短暂渺小,幻化不实,但我们生命的本体则是永恒存在。所以人生的价值,不在目前的肉体上感官上享乐而在永恒生命本体的净化,净化本体的方法,则是以佛法上的六度——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进、禅定、般若,来净除我们心识上的六弊——悭贪、毁犯、嗔恚、放逸、散乱、愚痴。这六弊净除了,我们生命的本体即可恢复本来的明朗,获得永恒的解脱。

第四,自佛性的立场来看人生:我们各人所具的万性,原是万德万能,与佛无异,只因一念无明,为烦恼习气所缠缚,才轮回六道,沉沦苦海。虽然如此,但我们的佛性终无损灭,人人皆可成佛。所以佛经上说:“众生是未觉的佛,佛是已觉的众生”。我们具有佛性,未来终当成佛,则生命的价值是何等的崇高?我们岂可自暴自弃,轻视自己?孟子说:“尧亦人也,舜亦人也,有志者当如是。”佛经上说:“彼既丈夫我亦尔。”“人身难得,佛法难闻”,我们幸得人身,幸闻佛法,应当如何的努力为善,以洗除本性上的无明烦恼,发扬本具的德能光辉。以期还我本来面目,达于觉者——佛——的境界。这是我们人生价值最高的目标。

佛教的人生观,是积极的、乐观的、创造的人生观。它要我们鉴因如果,避恶趣善,净化生命的本性,发扬人性的光辉。果能人人如此,则娑婆国土也就会转化成极乐世界了。

峨眉山佛教网 主办单位:峨眉山佛教协会 | 地址:四川省峨眉山市大佛禅院 | 邮编:614200 | 电子邮箱:emsfjw@163.com | 电话:0833-6179500
峨眉山佛教协会电话:0833-5590995
川公网安备 51118102000121号  蜀ICP备07002121号-1
您是本站第 位浏览者